麥當勞為何這麼成功
關於部落格
倘使我們和過去爭執,必會喪失未來。
  • 2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就是能夠沖出重圍

”那個灰衣人手臥劍柄,神色凝重,那個黑衣人也將手放到腰間,眼看就要出手,可是他們看這些侍衛個個虎視眈眈,而且荊遲又是虎目含威,沖天的殺氣已經將兩人徵信籠罩在其中,不由心中十分不安,就是能夠沖出重圍,只怕也是形跡全露,正在猶豫的時候。這時候車簾一挑,一個青年探身出來,他披著黑色披風,掩住了衣著,相貌十分文弱清秀,他就那徵信么在殺氣滿盈,箭在弦上的時候顯身出來,微笑道:“荊將軍,住手。”

兩人心中一動,都望了荊遲一眼,眼中閃過了然之色,望向我的目光卻是帶著疑惑,我更加覺得自己的判斷沒錯,便笑道:“下官雍王麾下,天策帥府司馬江哲,方才屬下多有得罪徵信,江某代他們向兩位致歉。”說著,我拱手行禮。

那兩徵信人也不約而同躬身還禮,那個灰衣人眼中閃著莫名的光芒,道:“原來是江大人,在下早有所聞,沖犯車駕之罪,還請見諒。”

那個黑衣人神色又驚又喜,卻不說話,我看了他一眼笑道:“葉兄,方兄在長安可要小心,殿下對兩位的徵信主上并無惡意,可是若是方兄行蹤泄漏,我家殿下也不便手下留情,長安雖好,卻難久居,還是請快些離去吧。”

我剛說了一句“方兄”,那兩人同時身子一震,全身功力已經凝聚,就要出手,但我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們松了口氣。那位黑衣人猶豫了一下,躬身下拜道:“江大人,方某入京也是情非得以,不知道大人可否借一步說話。”

我倒是一愣,看穿這兩徵信人的身份本是偶然,那葉天秀本是慶王屬下,也曾經多次秘密入京,我見過他的畫影圖形,認得他本是應該,那個姓方的卻是我猜出來的,這人膚色特殊,顯然是常年在陽光下曝曬而成,再見他手上有常年收帆被繩子劃出的痕跡,再根據和葉天秀交好的因素,我才猜到他的身份。本來想說幾句好話,表達善意之后就讓他們離開,免得多了一些不可控制的變素,想不到這個方遠新竟然要和我敘談,這事如果傳了出去,姜永畢竟還是叛逆,雖然雍帝根本不想為難他,但是對我終究不大好,但見他目光中充滿了懇求之意,我心一軟,道:“方兄請到車上一敘。”

方遠新看了葉天秀一眼,低聲道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葉天秀也低聲問道:“他是雍王親信,你要考慮清楚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